小草莓App网

“还不是为了改换门庭!”

吼出这句话的,不是顾宪成,而是东林此时最年长者钱一本。虽说这一年他已经六十多岁了,但此时他手拿一卷报纸,跑得却是飞快:“存之、叔时,你们快来看看今天的金陵日报。”

“嗯……咦?怎么?神雕侠侣完结后,这新的叫《楚留香传奇》么?”

说起来,朱由栋在抄完了金大爷的射雕和神雕后,三部曲的倚天屠龙记却是不敢抄了:这部可是把明太祖弄去给张无忌做了小弟,他现在的身份怎么敢抄?

剩下的金大爷的经典中,《书剑恩仇录》、《鹿鼎记》估计以后永远不会在这个位面出现了,《天龙八部》此时放出来不合适,而《笑傲江湖》展现出来的东西不符合主旋律。

所以,抄不了金大爷的经典,那就抄一抄古大爷的作品吧。

“嘿!存之,不要习惯性的去看第七版,这里!”钱一本暴躁的将报纸翻到了第十三、十四、十五、十六版:“这里!李三才这厮公开署名发表的文章!整整四版!”

顾宪成和高攀龙凑着脑袋过去,只是看了一小半,齐齐的变了脸色。

在这篇长文里,李三才简略但很精要的点评了大明科举制度实行两百多年来,数十位状元在殿试时写就的八股文。

这不是主要的,李三才都中了进士三十多年了,几十年来主要精力都是做官,八股文什么的那是早就丢下了。所以其点评也只能精要点,真要长篇大论,他还写不出来呢。

要命的是后面。

李三才在最后的结语中明确指出:要想把八股文写好,其一得多看书,厚积薄发。如此,在文章中引用典故才能信手拈来并且毫不生硬——这话的潜台词就是,光看写作技巧是没用的,没有大量的量和基础知识储备,技巧根本无法发挥。其二,一篇文章除非真的实在太差或者太好,否则一篇文章能不能让你中举或者中进士,更多的要看考官对这篇文章的主观印象。而考官的主观印象,又和当前的社会主流风气息息相关。

明媚的妹子秀美可人

然后李三才笔锋一转,说东林日报近期连载的时文点评是极好的,对各位士子的举业肯定有所帮助。但是这都两个月了,东林日报还在刊登洪武朝时期那些进士的文章就有些僵化了。我大明太祖乃是开国之君,刊载时文当然要从洪武朝开始。但是呢,真正要对士子负责,其实应该是洪武朝、永乐朝什么的时文象征性的刊载个几篇也就是了。重点还是要尽快的转到万历朝上的时文来。如此,才能让参考的士子对当下的文风有所了解,以便让他们选对路子,尽可能的得到考官的认可……

“啪!”用尽力的拍在了石桌上,顾宪成顾不得自己手掌的疼痛,愤怒的嘶吼了起来:“道甫他,怎能如此?怎能如此啊?!”

“叔时,你还对那厮抱有希望么?这家伙分明是看到我们不能帮他入阁,便去投靠了太孙!这篇文章,便是投名状啊!”

看着钱一本一语道破其中的本质,顾宪成身发抖,然后瞬间满头大汗,颓然的倒了下去。

……

九月一日的这一期金陵日报一出,除了东林诸君子感到绝望之外。在整个江南乃至大明的其他省份,都先后激起了巨大的涟漪。

“嘿!东林日报!嘿!东林!亏得老子省吃俭用下了东林日报的年订,没想到啊,居然做出这样狼心狗肺、误人子弟的事情来!”

“呃……这位仁兄,话不是这么说的吧?这李大人的文章写得很清楚啊,说东林日报持续两个多月点评、讲解洪武朝的时文,不过是有点僵化而已。误人子弟可能是有的,但那也是无心之失。这狼心狗肺四个字,怎么也不沾边吧?”

“嘿!小子,你还太年轻了!听老哥跟你讲吧。这李大人呢,跟东林书院的那些王八蛋们以前算是朋友,所以这报纸上说话呢还是留了情面的。你想啊,李大人一个局外人都能把这里面的关窍想清楚,东林书院那些办报的会想不到?这些王八蛋根本就不是想帮我们提高时文水平,而是一开始就存了祸心想把我们往坑里引!”

“不是吧?为什么东林会这样做?我们又没招惹他们?”

“哼哼,怎么没招惹了?东林书院那些学生,都是官宦、富商子弟。我们这样的平民子弟,何曾有人在东林长期就学的?把我们都引到坑里,他们的学生中举、中进士的概率不就更大了么?”

“啊?原来如此!这东林书院的一群所谓的君子,其用心居然如此歹毒!”

“是嘞!老子以前也没看出来,亏老子还直接下了三百文,订了东林年的报纸!哎,说起来还是三才相公有良心啊,他忍了两个多月,终于看不下去了,毅然的站出来揭破了这个阴谋!虽说此举有卖友之嫌,但在大义上是站得住的!”

“这位兄台说得好!要我说,三才相公根本就没有卖友,最多算是交友不慎。在发现这些所谓的君子之交都是群狼心狗肺的小人后,迅速的割袍断义!非但如此,三才相公还秉持了‘君子绝交不出恶声’的原则。在报纸上还在尽力的为东林开脱!三才相公真是有着浩然正气的谦谦君子啊!”

“是啊是啊,此事还得多谢三才相公,还得多谢金陵日报啊。”

“是啊,这东林日报据说创刊前还发动南京的御史们弹劾金陵日报的张总编,搞得金陵日报差点完蛋。可是这东林日报创刊后,发行、收费、订阅、收稿、发放稿酬,都是用金陵日报的渠道。嘿嘿嘿!东林日报,东林书院,简直是无耻之尤!”

从九月一日开始,由南京发端,然后慢慢蔓延到周边府县乃至临近的布政司。各地的酒楼、茶馆、秦楼楚馆等人群聚集之地,上述类似的言谈都纷纷出现。这样的言论,一开始确实还有锦衣卫、方山学校的教师在引导。但是越到后面,各地舆论已经自发的统一:东林书院搞这么一出,一是为了拼销量好挣钱。二是为了把江南诸多士子部绕到坑里去,方便东林书院的学子中举!

舆论的风潮一旦形成,无论东林如何挣扎,都无法扭转了。

“席之,连你也要弃为师而去么?”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学生受老师的恩惠极多,那里敢言弃字?只是,只是……老师啊,你听听外面都在说什么?说我们东林书院的学生其实个个都是废物,若是不靠一些阴损的招数根本就不能中举。这,这……想我张玮,四岁开蒙,十二岁便过了童子试。正准备明年拿下解元。如何能够受这种污蔑?学生此时只是暂时离去,只要书院还在,学生以后定然会回到书院的。”

“哎,去吧去吧。这书院,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啊。”

十月开始,东林书院就陆陆续续有学生前来退学。明面的理由千奇百怪,但实际原因就一个:小爷丢不起这个人!

与此同时,退订东林日报的要求也通过各地的方山杂货铺潮水般的涌入了东林书院。整个东林日报的销量秤砣般的直线下跌。到了这一年的十二月三日,整份报纸的销量跌破了三百!

十二月五日,东林日报正式宣布:因为主编、责编等齐齐患病,本报暂时停刊!

至此,朱由栋通过这场媒体大战,让《金陵日报》获得了完胜,并由此拿到了对广泛的市民阶层以及少量农户的舆论引导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