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原创官网

“多谢您的宽容,告别之前,我可以再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吗?”

瑞贝卡紧盯亚当斯,神色显得患得患失。

“当然可以,卡斯蒂斯小姐,对于您,我知无不言。”亚当斯笑着回答。

“您认识我父亲?”

“卡斯蒂斯爵士是我最尊敬的人。”

亚当斯收齐笑容,难得流露出庄重的神态。

“您肯放过我和乔安,也是因为看在我父亲的份上?”

“唔……这么说也未尝不可。”

亚当斯摸着下巴,含糊其辞,似乎在逃避某个敏感话题。

“亚当斯先生,您对我父亲很熟悉对不对?请问您最近一次见到我父亲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瑞贝卡满面急切,颤抖的嗓音显示出她已经激动到无法自持,以至于“安神手镯”自行激活,适时释放出安抚情绪的魔力光晕,避免她的长发因过度激动而发生变异。

约瑟夫·亚当斯注意到了瑞贝卡情绪变化造成的连锁反应。先注视她的魔法手镯数秒,过后视线移到她的头上,紧盯少女的发根,直到发根那一抹亮银色泽缓缓消褪,重新变成乌黑亮丽的发色,他的眼神才由凝重转为柔和。

等候下一站的纯美歪歪

“卡斯蒂斯小姐,受限于组织纪律,我无法正面回答你的问题。”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瑞贝卡因失望而再次激动起来,愤然质问:“‘自由之子’的组织纪律,与我父亲的下落有何相干?”

“不好意思,这个问题同样在禁止事项之列。”

约瑟夫·亚当斯抱歉地笑了笑,心平气和地说:

“卡斯蒂斯小姐,我只能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给您一个小小的提示——如果您想了解卡斯蒂斯爵士离家之后这十多年的际遇,就来米德嘉德吧。等你到了米德嘉德城,我们再详谈这个话题也不迟。”

“米德嘉德城……”

瑞贝卡怔忡呢喃,似乎在想象那片千里之外的陌生土地究竟有什么神奇之处。

乔安在一旁听得微微皱眉。

在当今这个交通远远谈不上便利的时代,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不曾离开过自己居住的地方。

德林镇与莱顿港,相距不过百里,生活方式和风土人情的差距就已经大到令乔安直到现在也没能完适应。而莱顿港与米德嘉德城之间的地理距离,比之前者还要大十倍,别说往来一趟大费周折,就连通信也只能依靠海上漂泊的邮轮,仿佛分处两个不同的世界那么遥远。

从小到大足迹未曾出过莱顿城的瑞贝卡,真能鼓起勇气踏上前往米德嘉德的旅程?即便她有这份勇气,玛莎小姐又怎能放心妹妹独自远行。

就在乔安为瑞贝卡的前途感到忧虑的时候,亚当斯微笑着向他走来,手中还拿着一封信。

“乔安先生,我和‘狼女士’今晚就会离开斯诺庄园,不出意外的话,往后也不会再给这里的人们添麻烦了,这封信请您替我转交安德鲁·斯诺先生,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不劳您和卡斯蒂斯小姐费心了。”

乔安接过亚当斯递来的信,握在手中欲言又止。

亚当斯似乎看出他在担心什么,笑着说:“我以人格担保,‘自由之子’绝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不过话说回来,谁也不会嫌自己的朋友太多对不对?如果您不介意交我这个朋友,请收下这枚小小的纪念品。”

亚当斯摊开手,掌心托起两枚骨雕徽章,徽章上镌刻着“自由之子协会”的徽记:一条从头到尾被切分成八段的金鳞大蛇。

乔安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收下徽章,将其中一枚递给瑞贝卡。

“我尊重你们不想加入‘自由之子协会’的立场,但是只要你们亮出这枚徽章,就可以向‘自由之子’的成员以及各地分会寻求协助,比如购买魔法物品,出售见不得光的古董,或者打听某个人的下落。”

亚当斯微笑着做出露骨的暗示。

瑞贝卡本不想收那枚徽章,免得与“自由之子协会”纠缠不清,然而听到约瑟夫·亚当斯最后那句别有深意的话,不得不改变主意,将那枚小小的骨雕徽章紧握在手中。

“时间不早了,也是时候道别了。”

亚当斯将桌上的水晶球、烛台和棋盘收进储物袋,握住“狼女士”的手,脚下随之升起传送光柱。

“再见,年轻的朋友,后会有期。”

亚当斯微笑着冲乔安和瑞贝卡挥了挥手,传送光柱裹挟着他与“狼女士”的身影冲天而起,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目送两人离去,乔安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挽着瑞贝卡的手说:“我们也该回去了。”

瑞贝卡点了下头,与他并肩走向酒窖出口。一路上低垂着头,默默想着心事。

直到两人走出酒窖,重新回到月色温柔万籁俱寂的花园中,瑞贝卡才抛开心事,抬起头望着乔安,眼中满是歉意。

“今天辛苦你了,可惜到头来白忙一场,都怪我……”

“赚不到钱没关系,今晚能够活着离开斯诺庄园,就值得咱们好好感谢众神护佑了。”乔安心有余悸地感慨道。

离开斯诺庄园之前,乔安与瑞贝卡就如何处置约瑟夫·亚当斯托他们转交的那封信发生了分歧。

乔安不想继续介入这场涉及政治斗争的风波,提议将这封信交给斯诺家的管家,托他转交安德鲁·斯诺;瑞贝卡却坚持要亲手将这封信交给海关署长。

她坚持这样做,一来是担心信件经管家转手有可能遗失,有违亚当斯的嘱托,二来很想知道信中的内容,顺带观察一下安德鲁·斯诺读过这封信以后会做何反应。

乔安佩服她严格履行承诺的态度,却无法理解她为何还要掺和海关署长与走私集团之间的博弈。

他可看不出,这件事于瑞贝卡这个局外人而言,到底有什么乐趣可言。

瑞贝卡没有对此做出解释。乔安只能认为她是念念不忘父亲的下落,试图通过“自由之子”这条线索挖掘出更多关于卡斯蒂斯爵士的消息。

乔安无意与瑞贝卡争执,既然她不嫌麻烦,坚持亲自回城送信,自己能做的,也就只有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