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国产原创系列在线观看

波迪尔愣愣的打开了那个大箱子,果然,里面压根就不是什么可爱的金币,而是一大包土制炸药。

卡勒特就没想给铁鳞海贼团付钱,还想炸它上天!

“我说,火乌龟,你们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为啥偏偏要做个没前途的海贼啊。”

夜林故作遗憾摇头,走过去使劲拍了拍龟壳,指向列车,劝告道:“看那俩小人鱼,就凭借在海底捞珍珠捞材料,都赚成小富翁了,你有这么大一支水下团队,可以说整个天界海洋都是你的,还赚不了钱?”

也难怪说铁鳞海贼团体上下没啥脑子好使的,放着好好的海底宝藏不去挖,丰富的资源不去找,偏偏去做海贼抢劫商船货船这一件危险系数极高的事情。

“天界海洋面积比陆地大太多,只要你们不去黄昏之海这种鬼地方,整个天界的大部分财富,可都是你们的啊。”

伸手敲了敲龟壳,夜林其实打的是招揽海贼团的意思,这么一支天然的水下探险队,能给赛丽亚商会带来无穷无尽的财富。

什么珍珠,珊瑚,宝石,这些就不说了,即使是捕鱼,也能轻轻松松发财啊。

赚钱的道路千万条,偏偏海贼团选择了最垃圾的一条。

“这……能行?”

波迪尔明显有些意动了,要是能稳妥赚钱,它们也不想和皇都军为敌,更何况这个强大的冒险家,还是和皇都穿一条裤子的。

“当然能行想想,等你有钱了,可以买个小岛,沙滩绿树,饮料烧烤,晒晒太阳,洗洗龟壳,没有人敢来打扰你们,否则就是侵犯私人领地。”

灵动靓丽清纯可人美眉写真

夜林还在慢慢诱惑,像老朋友一般亲切揽住对方的脖颈,另一只手比划道:“卡勒特给你们一百万金币,那算个屁,毛毛雨,天界这么大的海洋财富,你不想做大富翁?就像菲茨莱利家族一样有钱!”

波迪尔使劲挠了挠头,尴尬道:“但是,我们好像被通缉了啊。”

和卡勒特勾结,还运送过军火,打劫过商船,事后算账保不准得把龟壳都拆了,放博物馆展览。

“这算啥,你知道戴罪立功么?本人不才,在摄政大臣那有几分薄面,我会让他不追究你们的罪名,然后你从海底扒拉到的财富,名义上先贡献给根特重建,赎罪。”

“想想啊,到时候天界贵族捏着鼻子,不情不愿捐钱重建根特的时候,皇都说不定会弄一座功绩石碑,然后你……”

夜林又使劲拍了拍波迪尔厚实的龟甲,蛊惑道:“你波迪尔的大名,也能刻在上面,捐的越多,名字就越大!贵族都不如你!说不定,还能成为第一只有爵位的乌龟。”

“嘿嘿,爵位,贵族那感情好~”

波迪尔已经被忽悠傻了,捐钱不捐钱还是次要,自己居然能压人类一头,这就比较刺激了。

“不过你也知道,我们人类奸诈的很,你们又比较淳朴实诚,我怕你们被骗到龟壳都不剩,所以之后我会派人专门和你接触,帮海贼团打点陆上的生意。”

铁鳞海贼团的傻气,直接被他形容成淳朴善良,让一众围观者纷纷捂眼,不忍直视。

“帮我们打点生意?”波迪尔仔细琢磨,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这样,假如一枚珍珠能卖一万金币,结果人类欺负你们不知道市场价,只出五千,你就等于亏一半啊。”

“所以……”波迪尔眼睛都亮了。

“我们,是合作伙伴!平等的,伙伴,你们找材料,我们卖,我们帮你把珍珠卖到一万金币,只收几百的手续费。”

“好好好!我们在悬空海港等你!”

波迪尔使劲点头,眼睛都要眯起来了,对未来的幸福生活抱有强烈期待。

帮忙抹平罪名,又指明了发财道路,还帮忙买卖,这妥妥的大好人啊。

关键是这人实力足够强,一只手就能把马萨乔那家伙打水漂几百米远,强者的面子,不会坑自己的。

“这个……给你。”

波迪尔从自己胳肢窝掏出来一枚戒指,用粗大的爪子,郑重其事放在夜林掌心,道:

“这是铁鳞海贼团船长的戒指,现在,你就是第二位船长了!”

说完,头和四肢飞快一缩,“滚”回了海上列车,将列车远离海岸五百米,免得被卡勒特给炸了。

……

“我酸了,土豪你大腿还有位置么?手指缝漏点油水?”

风樱嘴里直溜溜的泛柠檬,满眼羡慕。

“我也是!”拉斐尔点点头。

“同。”

小玉也是持一样的意见。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铁鳞海贼团这一支天然的水下打捞队,能带来多么可怕的巨额财富。

说是隐形的天界首富,也不为过。

最关键的是,海贼团体上下脑子都不好使,谁能第一个取得友谊,谁就能占据先机。

尤其风樱她们更是清楚,阿拉德大陆的赛丽亚商会融合了卡妮娜商会,又被贝尔玛尔和凡内斯提供特权待遇,隐隐已经是大陆第一商会,稳压生产商罗杰一头。

听说班图族和虚祖也与夜林交好,德洛斯三皇女还在队伍里呢,如今又在天界拉拢了一支海贼团……

泰勒对目瞪口呆的飞燕摊了摊手,撇嘴:“那家伙不仅仅是个贵族,还是阿拉德大陆除了各国皇室之外,最有钱的人。”

………………

一处废旧的楼房,掩体后面,躲藏着两个穿着黄沙色伪装服的人,一男一女。

男人的皮肤被无法地带的吹的枯燥泛褐,面容冷酷,右手缠着一圈圈的绷带,只有一双眼睛还算明亮,但仍然冰冷寒意。

女人黑发红瞳,像一根木头般一动也不动,面容僵硬的像糊了一层胶水,虽然脸部线条很僵硬看起来怪异,但若是能柔和一点,应该也是一位美女。

她手中握着一把很漂亮的枪,虽然用漂亮来形容看似很怪异,然而的确是一把特制的机械枪,与其说像是机枪,反而更像是缩小口径的激光发射器。

“奥德丽,特雷克死了,死在一群神秘人手里。”

将目光从狙击枪的倍镜中挪开,尼尔斯叹了口气,他和奥德丽是得知了卡勒特组织想要购买军火的消息,才来的港口附近,伺机而动准备狙杀。

“一群?无法地带司令比利夫的人?”

奥德丽的语气平白直述,像是在念一本打乱的字典,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夹杂。

“应该不是,基本都是女性,还有一个男人和一只乌龟以及……”

尼尔斯皱了皱眉,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形容头上长了角的小型白马,这是什么玩意物种?

“是皇女庭院?”

“不认得,不过的确有个女人身上背着各种重武器,我再看看。”

尼尔斯又把目光投放在了狙击瞄准镜上,愣了愣,猛然抬头。

“怎么了?”

“这……我好像看到一个熟人。”

又一次用瞄准镜看了看,尼尔斯浑身一哆嗦,脸色煞白,喃喃道:“不可能吧,我们的距离有三百多米啊。”

“你什么意思?”

奥德丽皱了皱眉,自己这个搭档怎么一直大惊小怪的,不就是皇女庭院,至于么?

“我……看到了凯丽。”

“凯丽?”

奥德丽怔住了。

“对,就是我们的老队友,凯丽,而且,我还看到那个男人冲我笑,可我们之间的距离,明明有三百多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