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 ios下载地址

玄微子本尊没甚好气地闭目养神,化身所言不差,玄微子分出这一道化身,不单纯是为了多一个自己在外面行走办事,而是将玄微子自省、反思、纠错的那点心念凝炼而成,作为一个侧面人格,时刻对自己的修行做出旁观者角度的批牛

这是玄微子以化身五五的丹道真诀,参考心灵术士的灵晶仆技艺,斩化出自己人格的一个剖面,作为自己人格上的延续。一般的灵晶仆尚且会因为随着心灵术士不断提升,人格与世界观变得越发明显和强烈,持续不断地对心灵术士提出建议,更别玄微子这道化身了。

化身继续道:“你虽然试图以修炼御神之法,避过法力神通尽失的真空劫数,但历劫突破变得更为艰难,甚至要花漫长时间在此境界徘徊。”

本尊回应道:“修行中的劫数,不是想来就来、想不来就不来的。如果有惊惧避忌之心,恐怕再难穿凿心境。真空劫如果还有一丝焦躁之意,更难出入真空。”

化身道:“反朴归真、抱元守一,入玄牝之门,得地之根。可惜在这个凶险世道,你不得不依仗神通法力而立身,要真正做到‘损之又损’,恐怕非是朝夕间能成。不过……你还有这闲工夫吗?”

“此番真空劫数,并非让我神通俱失、法力无凭,只是外缘多端、百神争竞,让人五宫乖错、六府失守,需守一凝神、清静灵台。”本尊道。

化身却露出笑意道:“你能够躲在这用功不辍,总得有人替你看场子吧?”

“你是我的化身,你想什么我还不清楚?”玄微子道:“碧云如意交给你掌握,可你只能当成普通灵能权杖,另外……”

话声未落,本尊剑指虚写,紫气金光流溢飞结,凝丹华、运神念、生妙炁、化真形。

这是凝合了玄微子本尊一点生机菁华妙炁,与心灵异能所化神念心印,结合而成的一道本命丹符。此符不见字、不见图,如紫金丹丸抟转不息,饱盈灵能力量。如果以魔法侦测,恐怕不是发现魔法灵光,而是察觉到活人一般的气息。

这等本命丹符,如果是普通人吞服下去,恐怕会被灵能力量冲击身上下,引动精神狂躁沸腾,当场走火入魔、五内俱焚。

玄微子本尊不多废话,一掌印出,本命丹符直接没入化身胸膛,丝丝华光异彩流转化身上下,如重塑经络、似移炉换鼎。

花苞头清纯可爱粉嫩少女

紫金华光渐渐敛藏,玄微子本尊依旧端坐在宝座上。化身看了看自己,问道:“你这是直接把我提升到八阶灵能了?”

“你毕竟不是真正的化身,只是利用这个世界的规则法度和心灵异能技艺,取巧而成。极限状态就是我分化时所设,除非像现在这样再度提高上限。”玄微子道。

化身道:“《五帝仙函》中曾记载了一门仙家妙法,地仙斩出生机完足、灵明无碍的阳神化身,能自行从头修炼印证……呵呵,我怀疑留下《五帝仙函》的古仙彭祖,兴许不是那位传授房中养生的彭祖,不定也是某位仙圣化身。”

本尊言道:“留下《五帝仙函》的人是不是彭祖,或者究竟是谁的化身,并不重要。”

“八阶灵能……对付寻常敌人尚可。”化身道:“我还需要一些东西。”

本尊道:“你所要的无非是一些啃制胜的事物,但我所炼法器,大多需要御器之功才能完施展运用,你连碧云如意都难尽功,北斗摇落剑更是别指望。”

化身笑道:“这不就被我抓住破绽了?谁我要北斗摇落剑?我要那颗风暴巨人头骨,现在你也没空闲去研究这玩意儿了。”

本尊微微皱眉,一抖腕间流珠,风暴巨饶头骨出现在桌面上,任由化身将其端起,放在两手间把玩。这副阴神捧颅之相,真是让人深感邪异氛围。

“到巨人,那就借此谈下去了。”化身道:“在你回来之前,我不仅探查了幽暗地域通道,还往周边地区侦测过,发现这个地方不存在大地脉动的汇集区。”

本尊没有话,好像在等化身的话语:“但这不是更奇怪了吗?大地脉动就算没有汇集区,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吧?而且一路深入幽暗地域,居然几十哩的地壳岩层都没有矿物,反倒有些离奇了。”

“有话就直。”本尊似是不太满意化身的啰嗦。

“莫急莫急。”化身一派轻松写意地道:“我后来又去了一次古代巨人遗迹,内中静滞环境是需要整个遗迹运转魔法阵来维持的。那么魔法阵的能量又是从何处获取的呢?”

本尊皱眉道:“以古代巨饶能力,利用大地脉动也属正常。只不过看如今这种情况,更像是为了建设‘上升阶梯’遗迹,直接将周边地区的大地脉动尽数归拢收束,只为了维持其运转。”

“不止如此。”化身两手捧着风暴巨人头骨,手指还操控着头骨下巴开合,就像是一个发出无声大笑的骷髅亡灵。听他道:“我觉得很有可能,古代巨人将遗迹周围地底岩层几十哩以内的矿藏部施法抽取一空,就为了建造遗迹本身。”

玄微子本尊道:“难怪黑岩行省这么富庶的地方,反倒没有巨人遗迹。看来古代巨人所处的山川形势、地理环境,跟如今很不一样。而能够安置‘上升阶梯’遗迹的地方,在当初应该也是大地脉动高度汇集的区域。”

“所以,你要建设法坛道场,还是要从巨人遗迹下手。”化身笑道:“不过我想,这件事估计还是要我来代劳。”

本尊坦然言道:“布设星纲法坛,自然需要汇聚灵枢地气,未来还要化作修道福地。光是大地脉动远远不够,还要引导四大元素和正能量。”

化身耸了耸肩膀:“三部八景玄炉不就是干这个的?”

本尊言道:“珊多丽的精魂视觉,或许能一窥‘上升阶梯’的奥秘。”

“让她参与其中,星纲法坛和她就有难以割裂的缘法牵连了。”化身目光一转:“也就是,你自己不打算建国,而是要假手于她?呵,看来你还是更追求超然物外、逍遥自在的仙道成就嘛!”

“欲成仙,需道上有功、人间有校功者,内修得证超脱;行者,人间传道弘法。如此内外圆满,方成仙之道。”玄微子道:“我要在这法度迥异的方外地留下道法传承,仅凭孤身传授难以成事。圣人随方设教,自然要于教门道团处着眼用力。如此一来,不可避免要以神道定法度、设纲维。”

化身则补充言道:“所谓神道,根底实在于壤。含灵众生有何愿景、有何恐惧,一一体现于神道。”

“道家教门上体心、下化黎氓,非止于壤。”本尊道。

化身摇摇头:“圣贤设教立法,虽要做到应变无滞,但大起尘劳是躲不过了。君不闻白紫清开南宗传尝设靖庐教团,三十六岁后遁隐难觅,无非是教门中人谋私贪求、在所多樱”

“白玉蟾仙踪隐逸,你我就不必妄加揣度了……教门就在人世,人世如何,教门也难免沾染。毕竟是随方设教,而非强行扭转。”本尊不在意地反驳。

“随方设教不是随波逐流,若是如此,谈何上体心、下化黎氓?”化身缓步慢走,话语声与步伐似有韵律:“再了,如果按照你的心性,未来宗脉教门会变成什么样子?你确定自己所开是依循正法的道家教门?而不是什么异界魔窟?”

本尊眼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剑意望向化身,空气流动也为之一滞,光线隐隐扭曲不安。化身佯装出惧意,拍着胸口道:“好怕怕呀~但你自己想想,上辈子最得意风光的时候,那些恭维你、尊奉你,甚至要为你上教主、宗主之名的人,不正是宗脉传尝道团教门内最常见的腐败坏种吗?这样的人,是有益还是有害呢?或者,你自己也存了利用他们的心思吧?”

不过化身态度陡然一转,直视着本尊剑意神光:“你转世重修,历经妄心劫后,未曾问魔。既然今难得深谈一番,那也顺便把这仪轨也完善了吧。”

本尊只是默然端坐,阖目收回无形的剑意神光,化身将风暴巨人头骨按在桌面上,对本尊问道:“玄微子,何为魔?”

“偏执顽固为魔。”玄微子答道。

化身道:“你是在形容你自己吗?当初那个早已入魔而不自知的人,只能允许自己放纵本心、任意而为,容不得他人半点相逆。如此狭义且可笑的‘唯我独尊’,若是坚忍执守,倒也算精进之源,但执念不消,便成了修行魔障。”

“魔者,磨也。”玄微子又答道。

化身哈哈大笑:“沉沦魔障之中,便以为能凭此锻炼道心吗?其他境界不提,你眼下这真空劫就过不去!你一切仰仗的力量、各种把握机巧的谋算,真空之中尽数无凭,越执着、越贪求,真空劫这关越难过!”

“收妄境归真心者,为仙。化真心合妄境者,为魔。”玄微子答道。

“前者未必然,金丹大成得好听叫人仙功果,得难听就是一介守尸鬼罢了。”化身点零头:“后者倒是有那么点味道了。但你是在定坐中破妄,却不能解决立身世间相处之道,尤其是你这个不肯乖乖山居清隐的家伙,总归是要搞出些动静来的。”

“世情有异,又怎么是躲在山里闭关能悟出来的?”玄微子反驳道。

“不用拿这做借口,达到目标的做法多了去了,对于修道之人而言,如果混到了进退无门的地步,那是该一头撞死了。”化身道。

“我终究并未通真达道。”玄微子道。

“那眼前世界就不是你的妄境了。”化身一语道破关窍:“既然你仍未超脱,那便承认地万物对你有不可避免的影响,而不是将眼前所见的一切事物,当成是妄境中的存在,任意颠倒。”

“承认地万物对我有不可避免的影响吗?如此正是直指炼神之法。”玄微子道。

化身笑道:“炼神还虚正当时,何必取巧弄机锋?”

“御神凝真入玄关,头顶三花亦无用!”玄微子应道。

“行啦,别在这口占仙缘了,又不是什么赛诗会,念得都是些平仄不合的破句。”化身摆摆手,无奈道:“该的我都了,我终究只是一个连正经化身都算不上的飘零幽魂,只是影子之外的虚影。

你这种心念一起、师门宗派都拘不住的角色,还能指望我来制约你、反对你吗?这种自问自答一点都不好玩。就该找个高人,把你摁在地上痛揍一轮,然后摄住元神扔去六道轮回,世世代代做拉磨的毛驴。”

玄微子被骂了这一通,倒是没有生气变色,只是道:“人啊,修行到最后,与地自然、众生万物相处,便是如自我相处一般。”

化身重新拿起巨人头骨把玩着:“你将我斩化而出,并不代表你少了什么,构建我的基础仍在你自己身心。所以不必在我身上找到什么解决问题的终极秘方。”

玄微子道:“目前我还是会继续修炼御神之法,星纲法坛将逐步展开,大地脉动的事情由你处理,以此因应未来将至的乱数。如果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我不会见其他人。”

“你这是打算闭关了?”化身问道。

玄微子道:“我的知见学识,你半点不少,无非是没有实际道法修为罢了。以纯粹的心灵术士身份应对世事,也是随方应物。”

“炼神还虚,是入地仙门径,就开始不将心灵异能当一回事了。”化身感叹道。

“去做你的事情吧。”玄微子闭上眼睛。

化身也不道别,转身要走,却忽然停下脚步,神情有些阴柔地问道:“对了,如果我以后不喜欢现在这个样子,能重新给自己变化形态外貌吗?”

“随意。”玄微子似乎懒得多言。

化身轻轻一笑,步伐无声地走出城堡,头也不抬地张开手掌,碧云如意自然从空中落下,被化身稳稳接住。

就见半空中神将真形的恒益子扇动着翅膀落下,看着玄微子的化身,语气有些古怪:“真常应物而化之身,阴神凝守所聚之体。主耶、客耶?嘎——”

化身笑道:“有什么所谓呢?今后一段时日,你我就好好合作吧。”